top_logo
adq1
当前位置: 食联招商网 > 行业

元宇宙步入暗夜

时间:2023-01-02 20:08   文章来源:IT之家    

宇宙的故事似乎说不通。

元宇宙步入暗夜

目前,开启元宇宙热潮的Roblox股价已经跌了一大半,领头羊Meta也深陷元宇宙亏损的泥潭。

再看中国,从字节党岛到腾讯魔芯,下面的巨头都把自己之前的试水业务当成了弃子——从雪崩到血崩2022年,在互联网的背景下,超宇宙变得令人着迷

元宇宙的热度没了,人在梦中醒来今年下半年以来,一批试图靠超宇宙发家致富的初创企业纷纷出逃,纷纷倒下,仅剩的几个信徒还在苦苦支撑

巨型发烧

与generate所谓的元年不同,元宇宙的概念吸引了各个领域的玩家,但真正有所建树的却很少。

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元宇宙概念背后的巨大不确定性毕竟它只是一个脱胎于科幻小说,凝聚了大众想象力的产品,与过去实体支撑或者基于商业逻辑的产品完全不同

基于此,现在的玩家对元宇宙的态度和过去不一样了,尤其是那些相当爱追风的互联网巨头们字节元宇宙的社交App派对岛已被关停,腾讯数字采集平台魔核已被废除,TME的数字采集业务也被叫停——巨头们用肉眼触及元宇宙的频率正在下降

背后的逻辑是,目前并不存在超宇宙相关产品大规模爆发的土壤,而所谓的巨头们的超宇宙产品也不过是不容错过逻辑下的实验性尝试。

以NFT/数字收藏为例就大工厂而言,它们总是面临金融投机的危险一不留神就会触碰监管红线屡遭打击的豪门,自然胆小谨慎对于品牌来说,NFT/数字典藏无非是品牌营销和会员管理的入口,营销的价值更多的考虑在入口而不是主业

相比之下,XR设备可能是当前元宇宙中为数不多的确定性机会,脸书更名元的逻辑支撑也在于此毕竟选择硬件作为落地场景,既可以嫁接元宇宙,又可以避免被元宇宙绑架——即使元宇宙最终被证伪,也可以由XR硬件通向后智能手机时代

可惜事与愿违根据财报,专注于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社交平台三个元宇宙项目开发的Meta的Reality Labs部门,目前累计亏损近200亿美元——至少在现阶段,All in已经被给予了惨淡的失败

Meta的弟子Byte花了近百亿突围Pico,还是没能撬开国内蓝海市场根据sennxr的数据,2022年第三季度,VR头戴设备的全球出货量为138万台,比去年下降42%

头在元宇宙中的处境并不乐观。

看不出备受关注的XR赛道失去了以往的高增长这背后的逻辑在于,现阶段XR领域始终缺少一款杀手级应用即使所有玩家都在努力用花哨的内容填充内容生态,也只能服务于用户早采用的诉求

另一方面,对于以游戏为主的XR场景来说,如果想要摆脱玩具印象,留住用户,必然要耗费巨大的开发量,这在C端市场还没有启动的情况下,无疑是一种危险的尝试——不仅吃力不讨好,还有可能给别人做嫁衣。

或许是对市场降温的一瞥,又或许是在等待进入XR行业的成熟时机腾讯对硬件的态度似乎转向了观望,收购黑鲨科技不了了之——爱追市场的巨头们似乎不约而同地退烧

袁宇宙创业大逃亡

在巨头们退烧的同时,一批押注超宇宙的初创公司也在跑路。

在鼎盛时期,超宇宙的投融资氛围相当火爆,连与超宇宙毫无关系的茅台都在讲醉美元宇宙的故事,更别说业务本可以触及超宇宙的玩家了。

一家专注于数据可视化的初创公司负责人曾经非常肯定地告诉《光子星球》,元宇宙已经从一个虚幻的概念走向了真正的落地几乎与此同时,在一门metacosmic ray课程中,讲师将无代码,低代码,数字孪生,私有计算,云原生等技术插入metacosmic架构的栏目中,仿佛穷尽了最近几年来科技媒体的主流话语

以国星航天为例,作为一家AI卫星互联网科技公司,它果断选择在元宇宙爆发时入局,将自己的卫星业务嫁接上太空和宇宙的标签,推出了Hello,科幻资本,Starpanda等一系列NTF/数字集合,甚至推出了星舰船票游戏,销售了空投和优先购买等多个集合。

当时国内数码收藏市场还没有降温,以至于其与海信Vidda联合推出的联合数码收藏,上线仅12分钟就被抢购一空其他数字收藏也表现不俗几波数字典藏发布后,国星航天的收入达到了几千万,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可是,尝到甜头的国星航天似乎已经确定了超宇宙的命运,把这个游戏越玩越大据业内人士透露,出售数字藏品后,国星航天立即将原来的C端事业群变成了元宇宙事业群,并陆续招募了20多名开发人员,逐渐将触角从数字藏品延伸到元宇宙场景

可是,无论玩家布局元宇宙的步伐有多疯狂,只要缺乏刚需支撑,就会被用户忽视百度是天堂,或者说国星航天的卫星精神引擎缺少星景,只有轮廓,连轮廓本身都不清晰,自然缺乏走出圈子的动力——加班离开虚拟社区,日常生活却只有个位数,所谓的元宇宙宏图最终化为乌有

这已经成为了超宇宙行业的常态不同的是,国星航天有卫星作为自己的业务和资本输血,所以还能活下来可是,目前资本市场已经不再相信超宇宙,唯一赚钱的银行正在走向黄昏很多创业去了超宇宙的公司得不到投资,缺乏造血能力,只好出逃

这不是选曲目的问题业内人士表示,很多公司自己也知道没有前景,就是装糊涂,看能不能骗到投资

一位前袁宇创业公司的员工说,如果他追求稳定,他可以加入中国工厂的开发部门当初他选择袁宇,主要是看中了高于行业的薪资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元宇宙一文不值,在工作中经常陷入自我怀疑还好工资还可以当时想活在当下,没想到降温这么快

换句话说,在超宇宙创业本身就是一场豪赌,创始人和员工都参与其中可惜的是,不到两年的时间,超宇宙行业似乎已经讲完了它跌宕起伏的故事

信徒和赌徒

从科技的发展路径来看,虽然《超宇宙》描绘了一个可行的未来,但距离《雪崩》中《Ready Player One》的理想形态还很遥远所以,元宇宙狂热的内因不是科技的属性,而是投机

2021年9月,中青宝宣布将推出超宇宙游戏《酿酒大师》此后其股价一路飙升,2021年年涨幅达252.7%,在数字收藏的全盛时期,数字收藏平台只需要花几万元,聘请画师对既定模板稍加修改,推出一系列数字收藏,就能创造上千万的价值

客观地说,从靠卖课发家的所谓元宇宙专家,到中青宝股价被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提振,再到价格飞涨的数字收藏,元宇宙确实让很多人发了财。

伴随着财富创造的故事不断展开,元宇宙也被许多信徒视为指数级的机会,信徒们对元宇宙的共识也成为了他们信仰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所谓的超宇宙信徒,本质上和赌徒是一样的众所周知,赌博最可怕的不是输,而是赢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宇宙——国星航天从公布数字到开发虚拟世界,或多或少都有顶级的含义

值得一提的是,据媒体报道,国星航天宇宙事业群的一名员工,因为在公司群里问什么时候发工资,质疑绩效结果,一个小时后被强制毕业。

虽然国星宇航回应称,解雇该员工是因为他的过激言论造成了不良影响,但考虑到其超宇宙业务的困境,所谓的不良影响可能恰恰戳破了脆弱的共识——损害了公司对超宇宙的信心众所周知,超宇宙C端场景的失败与信心无关,早就被技术和市场决定了

其实,超宇宙并不是一个没有意义的外壳从硬件继承的长远角度来看,XR硬件很有可能成为智能手机的接班人,而与元宇宙关系最密切的游戏产业也在走向产业化的新高度

但是几乎所有潜在的落地场景都有非常高的门槛,无论是进入硬件还是大规模开发所谓的3A甚至4A游戏,留给市场的门票都很少所以《超宇宙》大概率会是一个巨头垄断的游戏,一批初创公司几乎没有机会逆风出击

在科技语境下,总是习惯用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谁在裸泳来表达新兴科技的气势和独特方式就目前的趋势来看,苹果,腾讯,微软等少数巨头还是有机会对接的,但那些试图靠超宇宙发家的玩家,可能等不到潮水退去

责任编辑:山歌
ad113
94c
0e1